當前位置:首頁 >> 財經報道>> 品牌在線

上市沖刺期小米大秀“硬件”

來源:北京商報 發布時間:2018年06月01日


         5月31日,根據中國證監會和投資銀行的消息,小米定于7月16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即A股主板)發行CDR,也就是說,小米會通過“內地CDR和香港IPO”的形式,在內地和香港實現同時上市。值得關注的是,同日小米8系列產品發布,此時舉行歷史上最大規模發布會,這也被業內看作是小米上市前在市場上的“路演”,意欲增強投資者信心的意圖明顯。對于小米來說,目前正處于關鍵時期,董事長雷軍更希望以互聯網公司的身份出現在大眾的視野中,因為這關系到小米IPO估值的走向。不過,在業內人士看來,即便已經兼具了互聯網基因,小米還需在未來的市場表現中證明自己。
        “硬件”發布會
5月31日,在小米手機6之后,小米跳過了7這個數字,直接發布了小米8,為的就是凸顯小米手機八周年。
小米一共發布了7款新品,產品涉及手機、手機操作系統、電視和VR一體機和手環。作為紀念性產品,小米8自然成為了此次發布會的重中之重。小米8系列分別針對中高低端市場推出三款不同的產品:小米8、小米8探索版和小米SE。
曾有猜測稱,此次發布會恰好在小米上市前夕,該公司可能會對小米8產品線提價,轉型高端市場。不過,從性能、配置和價格來看,雷軍依然是性價比的“代言人”。
值得注意的是,小米旗下的社交產品“米聊”并沒有亮相此次發布會,讓“米粉”們希望落空。發布會之前,在微博上沉寂大半年之久的米聊,突然發聲,以疑似宣布回歸的表態,為馬上就要舉辦的自家小米發布會“發聲吶喊”,當時被業內解讀為,米聊表態回歸。
雷軍在小米招股書中強調小米是“互聯網公司”,這引發爭議。誕生早于微信但被微信邊緣化的米聊,則是小米當之無愧的互聯網產品,此時米聊突然發聲有點耐人尋味的意義。因為小米是互聯網公司還是硬件公司,這關系到小米IPO估值的走向。
據了解,5月3日小米正式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有消息稱,該公司將于2018年7月17日在香港證券交易所發行IPO。
         有望兩地同時上市
可以這么理解,這一次的發布會,是小米香港上市路程上的一次“路演”,也就在這一天傳出消息,小米將通過“內地CDR和香港IPO”的形式,在內地和香港實現同時上市。
有消息稱,為了配合CDR的發行進度,小米將上市時間推遲了1-2周,將于2018年7月9日進行CDR和香港IPO的定價,并于2018年7月16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發行CDR,和2018年7月17日在香港證券交易所發行IPO。對此,小米暫時沒有回應。
資料顯示,CDR是繼國際板和戰略新興板之后,中國政府和監管部門希望把優秀中國企業留在國內的又一次嘗試。CDR的中文名稱是“中國存托憑證”,其實就是境外企業在中國上市的一種方式。簡單來說,CDR可以讓內地個人投資者以最簡單的方式,直接參與到小米的投資中。一般看來,A股的估值相比港股、美股都要高;且A股缺少互聯網和新經濟標的,CDR有助于小米上市的定價和后市表現。
在證監會此前披露的CDR試點標準中,已在境外上市的大型紅籌企業市值不低于2000億元。而目前美股和港股上市企業中只有7家符合CDR試點2000億元的要求,其中,美股上市的中國互聯網公司市值可以突破2000億元的公司只有4家,分別是阿里巴巴、百度、京東和網易。港股上市的中國科技公司中可以達到該標準的公司有騰訊控股、中國移動和中國電信。
發行CDR的小米,估值遠不止最低要求2000億元人民幣。根據“互聯網女皇”米克爾(MaryMeeker)的2018年互聯網趨勢報告顯示,小米的估值是750億美元,此前外界普遍對小米估值在700億-1000億美元之間。
財經人士認為,小米作為同一家公司,在內地和香港兩地的估值即使出現一定程度的差異,也不會長期保持很大的差異,所以這也會變向推高小米在港股的估值。
        “軟”“硬”之辨
圍繞小米上市,業內討論的熱點話題之一就是:“小米到底是一家硬件企業還是互聯網公司”,雷軍這些年向外傳遞的思想一直是后者。
首先,小米互聯網服務的毛利率很高。2015年、2016年、2017年,小米互聯網服務收入分別為32.4億元、65.4億元、98.9億元,年復合增長率74.7%;毛利20.8億元、42.1億元、59.6億元,年復合增長率69.3%。2017年,小米互聯網服務毛利率達到了60.2%。根據小米招股書,該公司的互聯網服務,目前獲得收入的方式主要包括兩種:第一是廣告服務,第二是互聯網增值服務(主要指游戲)。
另一方面,在招股書中,小米表示會將IPO募集資金的30%用于研發及開發智能手機、電視等核心產品;30%用于擴大投資及強化生活消費品與移動互聯網產業鏈;30%用于全球擴展;10%用作一般營運用途。也就是說,硬件產品并不是小米將來主攻的方向。
目前,小米的主要收入依舊來自于硬件業務,但所占比重在逐年減小。根據小米遞交的招股書,截至2015年、2016年及2017年12月31日,智能手機部分分別貢獻總收入的80.4%、71.3%及70.3%,小米互聯網服務收入占總收入比為4.9%、9.6%及8.6%。
運營商世界網總編輯康釗指出,小米生態鏈上的很多企業都是盈利的,小米手機盈利并不多,但小米手機靠引流掙錢,通過安裝App客戶端、內置應用,小米能獲得不少利潤,這種模式正是互聯網的傳統手法。
“小米的經營模式是一邊做電商一邊做新零售,還有一大部分利潤來自互聯網服務。”雷軍說。
IDC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3月31日,小米擁有1.9億MIUI月活躍用戶,用戶平均每天使用小米手機的時長高達4.5小時,這一用戶群為小米的互聯網業務和綜合業務生態都提供支撐。
在中國互聯網行業觀察家、融合網總編吳純勇看來,小米的生態打法是互聯網公司的特點,利用低價策略通過智能電視、手機等產品把傳統家電和手機行業攪得天翻地覆,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快速占領市場,使自身生態體系內的用戶總數越來越龐大。“總體來說,目前的小米在轉型互聯網的路上依然需要‘補課’,包括提升互聯網服務收入占比、擴大互聯網服務規模等。”有業內人士分析說。

博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