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財經報道>> 經濟數據

防風險初戰告捷 宏觀杠桿率趨穩

來源:經濟日報 發布時間:2018年12月25日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今年三大攻堅戰初戰告捷,明年要針對突出問題,打好重點戰役。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要堅持結構性去杠桿的基本思路,防范金融市場異常波動和共振,穩妥處理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做到堅定、可控、有序、適度。
  今年,我國風險防控成效顯現,市場運行總體平穩,宏觀杠桿率趨于穩定,市場信心得以提振。“去年和今年,中國整體杠桿率已經平穩,不再快速上升。”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表示,從去年開始,杠桿率基本穩定在250%左右,近8個季度以來保持穩定,沒有繼續上升。
  宏觀杠桿率的趨穩與貨幣供應量、社會融資規模的適度增長不無關系。今年,我國廣義貨幣(M2)增速總體趨穩,保持在8%以上,與名義GDP增速大體相當;前三季度,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15.37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少2.32萬億元。
  在保證對實體經濟的金融支持的基礎上,對潛在風險較大的“影子銀行”業務的監管也在加強。4月份,《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發布;7月份,《關于進一步明確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指導意見有關事項的通知》落地,增強了《指導意見》的可操作性。隨著監管趨嚴,“影子銀行”業務增速明顯放緩。前三季度,委托貸款、信托貸款和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共減少2.3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減5.24萬億元。
  今年,受美元走強、中美經貿摩擦等因素影響,金融市場的波動較為明顯,尤其是人民幣匯率漲跌幅度不小。面對外匯市場的短期波動和羊群效應,我國應對的工具和措施日益豐富。11月7日,央行在香港發行央票;8月3日,央行將外匯風險準備金率上調至20%,加大做空人民幣的成本;8月24日,逆周期因子重啟,有效維護了外匯市場和人民幣匯率的基本穩定。今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下跌了5.8%左右,這與英鎊對美元5.6%的跌幅、歐元對美元5.7%的跌幅沒有太大差別。
  “相對其他發展中國家的貨幣,如印度、南非、土耳其、巴西等國貨幣,我們也是比較穩定的。”易綱表示,我們有充分的經驗、工具和充足的外匯儲備,有基礎、有信心、有能力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防范化解地方債風險在今年也被高度重視,其中一項措施就是限額管理。對于今年的地方債發行,財政部此前表示,地方政府債券發行進展順利,發行規模嚴格控制在全國人大批準的限額之內。此外,對于違法違規舉債行為,有關部門始終保持高壓態勢。今年以來,財政部多次通報了有關部門以及各地問責處理違法違規舉債問題的情況,被問責的主體包括地方政府官員、融資平臺負責人、金融機構、中介機構等。
  “杠桿率高依然是我國金融風險的源頭,去杠桿依然是我國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的主要任務。”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李揚表示,前一段時間談到“穩杠桿”,很多人誤以為“去杠桿”沒了,要“加杠桿”了。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結構性去杠桿,就是說哪些領域、哪些部門的問題最突出就先解決,而不是籠而統之地去杠桿,這是一個明確的方向。
  “打好防范和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要堅持‘結構性去杠桿’的基本思路。”李揚認為,杠桿率高這個源頭不解決,我們的金融發展就不能恢復到一個健康的路徑上來。所以,去杠桿是長期任務。
  “去杠桿首先是穩杠桿。”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劉世錦12月22日在2018中國債券論壇上表示,結構性去杠桿首先是要穩杠桿,再適當地去杠桿,使杠桿率達到一個比較合適的水平。
  劉世錦認為,中國經濟由10%左右的高速增長轉向未來的中速增長的過程中,會經歷3組結構性的變化,即需求結構、供給結構和金融結構的變化。在需求和供給結構變化后,整個金融結構必須發生收縮,這就需要去杠桿。
  對于下一步防風險、去杠桿的重點,劉世錦表示,中國杠桿率之所以比較高,背后有一系列體制機制的問題。這些問題如果不解決,要么杠桿率降不下來,要么降的同時會出現問題。因此,要扭轉當前政績評價體系,要解決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預算軟約束的問題,還要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等問題。
  “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處理好穩增長與去杠桿、強監管的關系,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底線。”對于下一階段的主要政策思路,中國人民銀行在《2018年第三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提出,將充分發揮金融委辦公室作用,加強部門間協調配合,明確時間表、路線圖、優先序,把握好工作節奏和力度,爭取通過3年時間的努力,金融結構適應性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明顯增強,金融工作法治化水平明顯提升,硬約束制度建設全面加強,系統性風險得到有效防控,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創造良好的金融環境。(經濟日報)

博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