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議政調研>> 理論動態

降穩結合 去杠桿邁入分類分策階段

來源:經濟參考報 發布時間:2018年08月20日

近日來密集公布的上半年成績單顯示,企業部門去杠桿現分化趨勢,其中,央企負債穩中有降,民營企業去杠桿壓力仍然較大,而地方政府去杠桿保持高頻度強力度。在專家看來,下半年去杠桿降穩結合、分類施策,更有利于保障宏觀經濟穩中求進。

《經濟參考報》記者獲悉,國企降杠桿減負債攻堅戰已打響,發電、建筑、礦山行業將是重點。地方政府在規范PPP發展、防范債務風險方面也在逐漸明確新的思路,未來仍有去杠桿的空間。

央企負債穩中有降民企壓力大

防范化解重大風險被列為國企今年的首要任務。年初國資委制定了中央企業降杠桿、減負債、控風險的指導意見,明確到2020年前中央企業的平均資產負債率要再下降2個百分點。在712日的國新辦發布會上,國務院國資委副秘書長、新聞發言人彭華崗提供的數據顯示,到今年6月末,中央企業的平均資產負債率66%,比年初下降了0.3個百分點,同比下降0.5個百分點。

降杠桿另一重要成效體現在負債結構的持續優化上。數據顯示,到今年6月末,中央企業66%的負債中帶息負債占到40%左右,帶息負債規模同比增長4.9%,增速比年初下降2.3個百分點,低于權益增速3.9個百分點。

彭華崗介紹說,國資委重點管控的企業平均負債率同比下降3.3個百分點。同時,18家企業積極穩妥推進市場化債轉股,簽訂框架協議5000億左右,現在落地已經超過2000億。此外,軍工、通信、冶金、發電、建筑等行業負債率在持續改善。

值得注意的是,民營企業去杠桿壓力較大。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最新公布的企業部門杠桿率與風險季報指出,盡管國有企業的平均負債水平高于民營企業,但短期償債能力欠佳和“僵尸企業”中的民營企業數量最多,這與現階段信用債違約事件多數為民營企業也是相吻合的。

“民營企業的杠桿率,總體上低于國有企業,但個別過于快速擴張的民營企業的風險壓力較大。”中國企業聯合會研究員、企業研究處處長劉興國表示。如是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員、執行總裁朱振鑫也表示,經濟下行壓力加上,資產價格還在擠泡沫,民營企業負債率杠桿率可能會被動提升。

地方去杠桿保持高頻度強力度

在加快地方去杠桿、防范化解地方債風險方面,今年上半年政策保持高頻度強力度,先后出臺了一系列政策。

“繼2017年地方政府負債率同比下降之后,今年去杠桿政策效應仍將持續釋放,預計上半年地方政府負債率仍會進一步下降。”劉興國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

在地方去杠桿上,PPP項目規范管理是重要一環。數據顯示,截至今年4月,各地公布的累計清理退庫項目1695個,涉及投資額1.8萬億元;上報整改項目2005個,涉及投資額3.1萬億元。另有數據顯示,45月份單月退庫規模持續下降,從3月份的單月1.3萬億元回落到5月份的4341億元,退庫項目數量也從3月份的1258個下降至596個。

劉興國表示,地方政府負債率較高的地方基本上都是基礎設施發展欠賬較多的地方,客觀上存在發展需求。“如何在發展中化解債務壓力,既保發展,又控負債,確實不容易。”

“政府財政收入在前期減稅政策的滯后效應帶動下出現了一定程度的較快增長,也保障了政府的去杠桿空間。”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研究員王志剛表示。

下半年去杠桿或瞄準“降穩結合”

展望下半年,專家表示,去杠桿的重點仍然是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去杠桿降穩結合、分類施策,更有利于保障宏觀經濟穩中求進。

“有的行業需要穩杠桿,有的行業則需要降杠桿。發電、建筑、礦山行業企業負債率相對比較高,是下一步攻堅的重點,將在分類管控的基礎上實行一企一策。”國資委人士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據了解,在日前舉行的中央企業降杠桿減負債工作推進會上,兵器裝備、中國石化、中國華能、中國華電、中國建筑、中國鐵建等六家央企簽訂了降杠桿減負債責任狀。

彭華崗透露,國資委下一步的去杠桿思路還包括調整優化投資結構,優化企業內部資源配置,切實轉變過度依賴舉債投資的觀念;持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做好“處僵治困”的收官工作,堅決化解過剩產能,力爭提前完成“壓減”任務;全面加強資金管理,加強現金流管理,做好“兩金”壓控,努力提高資金使用效率;進一步優化資產質量,積極穩妥開展市場化債轉股和混合所有制改革,持續推進提質增效,多渠道降杠桿減負債;全面加強風險防控,加強金融風險、債券風險、債務風險防控,堅決守住不發生重大風險的底線。

對于地方政府而言,去杠桿仍是重頭戲。“尤其是要加強對PPP項目的管理,嚴防PPP項目推升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劉興國說。

城市交通建設就是一例。713日,國辦印發的《關于進一步加強城市軌道交通規劃建設管理的意見》提出,進一步加大財政約束力度,按照嚴控債務增量、有序化解債務存量的要求,嚴格防范城市政府因城市軌道交通建設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嚴禁通過融資平臺公司或以PPP等名義違規變相舉債。

事實上,地方政府在規范PPP發展,防范債務風險方面也在逐漸明確新的思路。例如,75日,福建省提出進一步規范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的指導意見,要求嚴守“四個不得”,即不得承諾回購社會資本方的投資本金,不得以任何方式“兜底”社會資本方的投資本金損失,不得承諾社會資本固定收益回報和最低投資回報,不得為項目債務提供任何形式的舉債擔保或承諾。711日,重慶市提出將從嚴格政策要求、明確適用范圍、規范審查程序、加強動態管理等5個方面,開出進一步促進PPP規范發展的“藥方”。

“隨著地方產業基金和PPP進一步規范,地方政府基本很難再加杠桿。加上此前不合規的業務還要繼續清理,未來仍有去杠桿的空間。”朱振鑫說。

國盛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熊園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未來政策上將進一步避免“一刀切”,根據不同地區不同部門不同企業采取差異性政策,特別是加大對中小企業的扶持。“此前推出的定向降準已經釋放了積極信號。”

王志剛認為,應分步驟、分階段、分領域,有條不紊地推進去杠桿改革,同時加快相關領域的配套改革,包括國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投融資體制改革、財稅體制等,為去杠桿創造良好的體制機制基礎。“去杠桿要統籌考慮其成本與收益,防止杠桿轉移帶來的各類風險,這需要財政和金融部門協調配合,發揮各自的政策優勢形成合力。”

熊園表示,要把握好去杠桿的節奏和力度,在逐步有效引導打破剛性兌付的同時,出臺相應的配套政策措施,比如更加完善的責任追究機制和破產機制。

博彩游戏